http://jaghury.com/anda/160/

另四人给他勾扫倒地

2019-04-03 04:48

  郭靖大踏步出帐,心中暗想:“这忽必烈行动不凡,果是强敌。”向杨过使个眼色,加速脚步,走向坐骑之旁。

  俄然旁边抢出八名蒙古大汉,当先一人说道:“你是郭靖么?你在襄阳城头伤了我不少兄弟,今日竟到我蒙古虎帐来耀武扬威。王爷放你走,我们却容你不得。”一声呼喊,八名大汉同时拥上,各使蒙古摔跤手法,十六只手抓向郭靖。本来忽必烈不肯亲身命令捕捉郭靖,伤了故情面谊,但在帐外伏有戎马,待和他辞别后这才擒拿。

  郭靖向杨过道:“走罢!”只听得军号声此起彼和,四下里千人队交往奔跑,本来忽必烈调动军马,已将郭杨二人团团围困。郭靖暗暗惊讶,心想:“我二人纵有通天本事,怎能逃出这军马重围?想不到忽必烈对于我一人,竟如斯兴师动众。”他怕杨过胆寒,脸上神采自若,说道:“我二人马快,尽管疾冲,先过去夺两面盾牌来,以防敌军乱箭射马。”又在他耳边低声道:“先向南冲,随即回马向北。”

  忽必烈伸手在案上一拍,道:“这话说得好,大师敬郭叔父一碗。”说着举起碗来,将马乳酒一饮而尽。陪侍世人暗暗焦心,均怕忽必烈顾念先世交情,又为郭靖言辞打动,竟将他放归,再要擒他可就难了,但见忽必烈举碗,也只得各自陪饮了一碗。摆布卫士在大家碗中又斟满了酒。

  杨过见他神气告急,心知必有要事,当即与小龙女别过,随那家丁走向内堂。那家丁道:“我四处都找过了,本来杨爷在园子里赏花。”杨过道:“郭大爷等了我好久么?”那家丁低声道:“两位武少爷突然不知去了哪里,郭大爷和郭夫人都焦急得很,郭姑娘已哭了几回啦!”杨过一怔,已知其理:“武家哥儿俩为了争娶师妹,均想成立奇功,定是出城谋杀忽必烈去了。”渐渐来到内堂,见黄蓉穿戴宽衫,坐在一旁,容色枯槁,郭靖不断的来回走动,郭芙红着双目,泫然欲泣。桌上放着两柄长剑。

  杨过一怔,当即会意:“郭伯母果有防我之心,她要留姑姑在此为质,好教我不敢有甚异动。我如定要姑姑同往,只要更增其疑。”沉思:“你们想扣住姑姑,未必可以或许。襄阳城中郭伯伯既然不在,又有谁能胜得了我的媳妇儿?”当下并不言语。

  杨过心道:“黄蓉啊黄蓉,你伶俐一世,今日也要在我手下栽个筋斗。”说道:“事不宜迟,我们便去。我和师父扮作你的随身僮儿,更显得你单人独马的豪杰气概。”

  忽必烈假意怪责摆布,斥道:“我命你们好好款待两位武爷,怎地竟如斯无礼?快快松绑。”摆布连声称是,伸手去解二人绑缚。但那牛筋绑缚之后,再浇水淋湿,深陷肌肤,一时解不下来。郭靖走下座去,拉住武敦儒胸前的牛筋两头,悄悄往外一分,波的一响,牛筋登时崩断,跟着又扯断了武修文身上的绑缚。这一手功夫瞧来轻描淡写,殊不足道,其实却非极深挚的内功莫办。国师、潇湘子、尼摩星、尹克西等彼此望了一眼,均暗赞他武功了得。忽必烈道:“快取酒来,给两位武爷赔礼。”

  郭靖大喜,笑道:“你的伶俐伶俐,除了你郭伯母之外,旁人再也难及。你郭伯母之意也正如斯。”

  杨过侍立在郭靖死后,假装与诸人不识。国师等不知他此番随来是何意图,见他不睬睬大家,也均不与他措辞。麻光佐却高声道:“杨兄……”下面一个“弟”字还未出口,尹克西在他大腿上狠狠捏了一把。麻光佐“啊哟”一声,叫道:“干什么?”尹克西转过了头不睬。麻光佐不知是谁捏他,口中唠絮聒叨骂人,便忘了与杨过招待。

  这一下拂衣虽然来得高耸,大出生避世人预料之外,但国师等人人身负绝艺,竟让他打落酒碗,均觉脸上无光,一齐站起,只待忽必烈爆发,立时上前脱手。

  杨过心想与黄蓉斗智,处处落于下风,但郭靖诚朴诚恳,决不是本人敌手,同去蒙古军中后对于了他,再回来与小龙女汇合不迟,于是略一竣事,伴同郭靖出城。

  • 中通防爆电机电器有限公司
  • 防爆空调
  • 地址:南阳市宛城区伏牛南路生态工业园
  • 联系人:朱容君
澳门银河 QQ 250206374 澳门银河 www.dedesos.com
南阳织梦帮公司 www.dedesos.com 版权所有 ?2011-2016
本站模板由 织梦帮 www.dedesos.com 设计制作 更多dedecms模板 访问 www.dedesos.com

网站地图